印尼金光集团(APP)是如何成功收购博汇纸业的

印尼金光集团(APP)是如何成功收购博汇纸业的

印尼金光集团(APP)是如何成功收购博汇纸业

 

从2019年5月开始,金光集团便携同旗下子公司开始在二级市场上购入博汇纸业的股票。

博汇纸业的公告显示,当时金光集团利用其在中国的子公司宁波亚洲纸管纸箱有限公司(下称宁波管箱),在集中竞价交易和大宗交易中进行资本操作,仅在1个月内便以3.35~4.05元的价格购入了6684万股的博汇纸业普通股,并在2019年6月21日首次持股比达到了举牌标准。以平均价格计算,本次举牌宁波管箱耗资约2.3亿元。

 

触发了举牌条件后,宁波管箱马不停蹄地继续大量收购博汇纸业的股票,并分别在2019年7月26日、10月11日、11月14日三次举牌,最终持股比例达到了20%。而此时,博汇纸业实际控制人山东博汇集团有限公司的持股比仅为28.82%,博汇集团的实际控制权已经十分危险。

在11月14日的举牌之前,金光集团一直以成为博汇纸业的投资方作为增持股票的目的,因此博汇纸业一直并未对金光集团的行动做出回应。

然而,11月14日的公告却显示,宁波管箱在已经持有了博汇纸业20%股份的情况下,依然计划增持1%~10%的股份。尽管宁波管箱在公告中称其并不谋求上市公司控制权,但此时的博汇纸业已经不得不采取行动。

 

2019年10月11日,博汇纸业发布公告称,原定于2019年12月13日到期的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将延期1年至2020年12月13日。员工持股计划占总股份的3.58%,与博汇集团合计持股32.42%。在必要条件下,持股人会议可以表决是否与实际行动人组成一致行动人,来抵御金光集团的收购。但这样的操作存在太大的不确定性,博汇纸业的措施最直接的作用是避免原本冻结的股份上市流通,给金光集团造成更大的进攻空间。

2019年11月15日,博汇纸业宣布补增两名董事会成员杨光和金文娟,在董事会人事任免上为自己增添筹码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从金光集团开始“明目张胆”地收购博汇纸业的股票开始,到最后博汇集团交出实际控制权,博汇集团一直采用“曲线救国”的方式维持自己的实际控制人地位。面对金光集团的金钱攻势,博汇集团一直没有尝试过增持股票,博汇纸业也一直没有进行过回购。

最大的可能是,博汇集团和博汇纸业本身的资金状况都已经出现了问题,才给了金光集团可乘之机。据博汇纸业2019年12月6日的公告,其已经为子公司苏州博汇纸业、青岛博汇纸业和淄博大华纸业提供了33.2亿元人民币、1.8亿欧元和450万美元的担保,并计划于2020年继续为子公司提供56亿元的担保。而此时,博汇纸业的净资产仅为52亿元。

2019年12月9日,博汇纸业发布公告称拟以1.63亿元向其母公司博汇集团购买员工公寓,这可以被视为博汇集团的最后一搏了。

 

只不过,经过金光集团在二级市场上长达半年的“扫货”,博汇纸业的股价在当时已经够达4.94元,较半年前已经上涨了47.4%。博汇集团从上市公司换来的1.63亿元现金,仅能在二级市场上换来3300万股的筹码,仅占流通总股本的2.5%。

1月2日,博汇纸业发布公告称,实际控制人杨延良及其配偶李秀荣在2019年12月31日签署了《股权转让意向书》,拟协议转让所持博汇集团100%的股权,在交易完成后,金光纸业及其一致行动人将持有上市公司48.84%的股本,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。

 

这起跨越了2019年和2020年的收购案背后,不仅有资本之间博弈与争斗,还有环保政策压力下,企业寡头们对有限产能的争夺。当金光集团将博汇纸业的实际控制权收入囊中,白卡纸这一关系到大量消费品生产的领域,将彻底进入被外资掌控的时代。

 

通过天眼查网站查询显示,目前隶属印尼金光集团(APP)旗下的金光纸业(中国)投资有限公司已经100%控股山东博汇集团。

阅读: